醉飞吟

【高三弧一年】

虚构类写作。

非考据向/杂谈类文章禁止转载。

江面上的广阔空际。(4.60w

遗忘失踪

现代社会的危机感,就像潜伏在深潭之下的庞然大物。它张着血淋大口,猛地跃出水面,吞掉一个属于弱势群体的人,在犹如死水的社会上激起一些波澜,然后又归复平静。

这种平静感使我恐惧。
我倒希望暴风雨来得猛烈些。

[原创] 被抹掉的人

“叩、叩、叩”一阵短而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

我正在为我的新小说《被抹掉的人》构思人物形象。主角团还差一个人,可我就是想不出来,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能够插进团队去而不被排斥。


我急得焦头烂额,因为除了这一个人,其他的所有准备我都做好了。只差这一个人,只差这一个人。如果他的位子被什么东西填补上,我已经充盈到嗓子眼、手指尖的文思就会如泉涌般倾泻出来——这种被一粒芥豆硬生生堵住的感觉并不好受。


但我还是决定放下盘着的腿,趿拉着拖鞋,一边吮着沾满烤肉味薯片碎屑的大拇指,一边走去开门。


我透过猫眼看门后的人。

他——是...

[方士谦] 方袁士谦

 || 红楼梦原文改/甄贾宝玉系列


人物对照:

探春        刘小别

李纨        许斌

贾母        余老板

宝钗        高英杰

王夫人     林杰

史湘云    ...

[黑瞎子] 男人



我喜欢他——

历尽千辛从斗里爬出来,靠着盗洞旁边随便哪块儿地上的破石头。

上衣破碎不成样子,镜片裂了几道几不可见的条纹,堪堪架在鼻梁上。

这时候天降暴雨,血腥味混着雨水的咸湿气一齐往他鼻子里钻,刺激他的感官。

他很想站起来,可是肌肉发酸使不上力气。

雨水噼噼啪啪打在地上,石头上,他身上。

伤口开裂,他的肉就要泡烂了。

这个时候他拿下眼镜往旁边一甩,把被雨水打湿粘成几缕的刘海往脑后一拢,还能仰天大笑出声。

——的样子。


-Fin-

《张居正》


木兰歌-水龙吟-金缕曲-火凤凰

拖拖拉拉将近一年,才终于把这部书读完。是前年一时冲动买的书,去年想起来才翻开,今年看完,勉强算是一个终结。

算了一下,「张居正」在我目前所有pyq被提及的次数占比大概是1/5左右,是真爱了。

看第一本《木兰歌》的时候,我还在上基础写作(学校一门写作课)。于是依照惯例,终结性考试为元辅张先生写了一篇不成型的大作文,略微聊表敬意。

一年之后,我已经不大记得那篇作文的题目,兴许是个半命题。不过写的内容倒还记忆犹新,每每想起不由拜倒在首辅官袍下。

汪曾祺说,“每个人带着一生的历史/在街上走/栖栖遑遑/忙忙碌碌。”

你看他的容态神貌,就能大概推断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(我不是在说curlyfool...

[孙翔x你]软烟罗

|| 前因大概是孙翔看你和其他男人走在一起不高兴/懒得写了


孙翔眼里还有未褪去的青涩与执着,他狠狠地攥着你的腕,全然不顾这样是否会让你感到难受。


你看着他,突然笑了。孙翔一愣,手上松了力气,你略微挣扎一下,就从他的禁锢中挣脱出来。你踮起脚尖,手臂展开环过他的脖颈,身体向他那边贴近,把他的头往你这边压了压。他的头发很软,倒不像平时看起来那样张扬得扎手。你整个人靠在他身上,他虽然心里怒气未消,却还是把手臂环过你腰间,怕你重心不稳摔着。


他听见你轻轻笑道,“我好喜欢你呀,孙翔。”


想想看,他是如何从...

谷雨过后


我是挺喜欢清明到谷雨这一段时间的。作为一个北方人,时常感受不到南方那种阴雨绵绵的日子,也就这几天,得以闲在家里,勉强有点世事清净的意思。

最重要的是,这种天气里,莫名有一种,我喜欢的人也都好好活着的感觉。

能想到黑瞎子是如何在他家四合院房檐下堪堪遮住、不致被雨水打湿的藤椅上,摇摇晃晃看院内那棵葡萄藤上淅淅沥沥地滴水。

他要瞎了,可是他还笑着。

50 fo 点文

心情有点奇妙...


随便说两句。

之前一直在贴吧混,后来主混的那几个吧被那个啥了orz 又转阵到lof混了两年多。开始写文有一年多了,期间换了一个号(这是第二个),最初的文笔现在看了甚至都会笑出来。三次元是高考党,平时忙成狗,这号写了半年多还不一定有人家高产太太一个月发的文多,并且以后更甚。自知没啥写作天赋,文章被发出来能有那么一个喜欢就已经非常高兴了。开始看文写文这几年,写作水平确实提高了不少...大概以后还会坚持下去吧


最近颓得可以,脑内想了无数个梗就差一个契机写出来,急需点文唤醒我的斗志(不是)


目前还是主混盗笔全职。

盗笔黑瓶黑苏黑瞎子相关,bl男你都行,黑瓶...

[方王]队长


|| 时间设定第三赛季的前半段/方士谦事事看王杰希不顺眼
|| 设定微草某一场比赛失利/王杰希召集大家开会复盘

“哼,真拿自己当队长看了。”
方士谦一手搭在身侧的电脑桌上,手指无规律的敲打着桌面。他只听了半句,就一翻白眼,原本身体正对着前方,面向着王杰希,这下侧过身去,摆弄起电脑来。

王杰希平静地看过去。

过了一会儿。

“喂,你把电源线拔了????”方士谦一脸不可置信。

“注意力集中。”王杰希没理他,对其他人说。

方士谦不忿,刚想发作,扫视了一圈,看其他人都聚精会神地听王杰希讲话,又不大好意思动了,只死死地瞪着王杰希。

王杰希像是没注意到他如炬的目火一样,该讲什么讲什么。

末了,“散会,大家回去再多研究一下。早点...

[方王]称呼


微草三三两两走在一起的时候,王杰希应该永远都是走在最前面的。

脊背挺直,几乎没有什么晃动。配上微草特有的绿色,很像一株正在移动的翠松。
这松的根就是他的双脚。
他每一步都走得沉缓,配合着身后一群人的步速。因而尽管身边没有什么人并排走着,也不会显得像只离群的飞鸟。

方士谦就会溜溜达达跟在后面,身边围了一圈叽叽喳喳的微草新秀。

试想微草众人哪天晚上去外面撸完串儿回宿舍。

方士谦正和彼时还在训练营的袁柏清唠唠叨叨。

突然灵光乍现,想到了一个什么战术,整个人激动得不能自持,从后面飞跑着奔向王杰希,一把冲过去撞在他身上,胳膊环过他的脖颈。


随着一系列动作发生的,还有那句发声洪亮,却随着奔跑有些颤抖,被风声吹...

©醉飞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