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天

【高三弧一年】

非考据向/杂谈类文章禁止转载。

感谢喜欢!

(4.77w

自己做的。

抱图随意。


(他真好。

我总是喜欢铁腕人物。上一个还是元辅张先生。

喜欢这样的人,希望不容易破灭。

[方王] 一件小事



小号登不上去只能发在大号的 图片。

(绝望。

[方王] 一件小事

那是方士谦和王杰希同居两年后的事情了。


方士谦洗完澡,照镜子凹造型的时候突然发现上面好像有什么痕迹。他左看看,右看看,上看看,下看看,皱了皱眉,又盯着看了一会儿,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跳起来,也不顾自己身上水汽还未擦干,只围了一块遮羞布就把门撞开,大步奔到床边。


王杰希靠在床头,慢悠悠把视线从书上移开,看着方士谦,象征性歪了歪头,意思是叫他有屁快放。


好歹做了这么多年队友,方士谦不负所望,双手叉腰,面色得意,一字一顿地说,“王杰希!你是不是,在镜子上,写我名字了!”


看到王杰希露出疑惑的表情,方士谦遂言道,“我告诉你,你不要妄图狡辩,我可都看见了——发昂方,肆零零...

[原创] 一件小事

今天去北理工参观,先听了两场介绍,从教学楼出来,在校园里绕来绕去进了一个创客中心。


门设在一幢比较偏的大楼角落,半开半闭,一个人走恰能顺利通过。从外面看黑乎乎的,像是桃源的入口。


里面还算宽敞,不过有些杂乱无章,机车零件到处都是,一不小心就会踩到电线。也没开灯,光线从窗户透进来,倒不算太黑。


有个年轻人等着给我们做最后一场介绍。很简单的打扮,衬衣,牛仔裤,与先前穿正装做介绍的人比起来,颇有些独具一格。他头发有些凌乱,皮肤黑黝黝的。


见我们三五成群走进来,他开口,“这儿地上有好多电池,看着点儿别踩了,会炸的。”


言语算不上有多亲切。


许是先前做介绍的学...

生日快乐,方先生。


这样称呼你未免显得有些老气,毕竟按时间推算如今你不过20出头,正是大好青春。

算了算时间线该提前恭喜你,虽然此时你并未知道。明年,荣耀职业联盟第五赛季,出道3年的你将会亲手捧起那座来之不易的冠军奖杯。

全职浩浩荡荡530万字正文,你从未正面出场过,就连旁人偶然讲起微草的双治疗打法而提到你,这部分内容拢共不出600字。

但你是不在意这些的。是的,作为联盟唯二两位称神的职业选手之一,玩转治疗职业的天才少年,你对荣耀的执着,并不逊于任何人。

我祁愿你的明日比昨日更好,更好;祈愿我所未知的你的人生更好,更好。


生日快乐。

期待明年夏天你在总决赛上的表现。...

[原创] 被抹掉的人

“叩、叩、叩”一阵短而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

我正在为我的新小说《被抹掉的人》构思人物形象。主角团还差一个人,可我就是想不出来,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能够插进团队去而不被排斥。


我急得焦头烂额,因为除了这一个人,其他的所有准备我都做好了。只差这一个人,只差这一个人。如果他的位子被什么东西填补上,我已经充盈到嗓子眼、手指尖的文思就会如泉涌般倾泻出来——这种被一粒芥豆硬生生堵住的感觉并不好受。


但我还是决定放下盘着的腿,趿拉着拖鞋,一边吮着沾满烤肉味薯片碎屑的大拇指,一边走去开门。


我透过猫眼看门后的人。

他——是...

[方士谦] 方袁士谦

 || 红楼梦原文改/甄贾宝玉系列


人物对照:

探春        刘小别

李纨        许斌

贾母        余老板

宝钗        高英杰

王夫人     林杰

史湘云    ...

[黑瞎子] 男人



我喜欢他——

历尽千辛从斗里爬出来,靠着盗洞旁边随便哪块儿地上的破石头。

上衣破碎不成样子,镜片裂了几道几不可见的条纹,堪堪架在鼻梁上。

这时候天降暴雨,血腥味混着雨水的咸湿气一齐往他鼻子里钻,刺激他的感官。

他很想站起来,可是肌肉发酸使不上力气。

雨水噼噼啪啪打在地上,石头上,他身上。

伤口开裂,他的肉就要泡烂了。

这个时候他拿下眼镜往旁边一甩,把被雨水打湿粘成几缕的刘海往脑后一拢,还能仰天大笑出声。

——的样子。


-Fin-

《张居正》


木兰歌-水龙吟-金缕曲-火凤凰

拖拖拉拉将近一年,才终于把这部书读完。是前年一时冲动买的书,去年想起来才翻开,今年看完,勉强算是一个终结。

算了一下,「张居正」在我目前所有pyq被提及的次数占比大概是1/5左右,是真爱了。

看第一本《木兰歌》的时候,我还在上基础写作(学校一门写作课)。于是依照惯例,终结性考试为元辅张先生写了一篇不成型的大作文,略微聊表敬意。

一年之后,我已经不大记得那篇作文的题目,兴许是个半命题。不过写的内容倒还记忆犹新,每每想起不由拜倒在首辅官袍下。

汪曾祺说,“每个人带着一生的历史/在街上走/栖栖遑遑/忙忙碌碌。”

你看他的容态神貌,就能大概推断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(我不是在说curlyfool...

[孙翔x你]软烟罗

|| 前因大概是孙翔看你和其他男人走在一起不高兴/懒得写了


孙翔眼里还有未褪去的青涩与执着,他狠狠地攥着你的腕,全然不顾这样是否会让你感到难受。


你看着他,突然笑了。孙翔一愣,手上松了力气,你略微挣扎一下,就从他的禁锢中挣脱出来。你踮起脚尖,手臂展开环过他的脖颈,身体向他那边贴近,把他的头往你这边压了压。他的头发很软,倒不像平时看起来那样张扬得扎手。你整个人靠在他身上,他虽然心里怒气未消,却还是把手臂环过你腰间,怕你重心不稳摔着。


他听见你轻轻笑道,“我好喜欢你呀,孙翔。”


想想看,他是如何从...

©江天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