醉飞吟

【高三弧一年】

虚构类写作。

非考据向/杂谈类文章禁止转载。

江面上的广阔空际。(4.74w

[原创]DU


呆萌理论攻x娘气哲理受
—— · ——
从学霸到老师,再到传奇的进化之路。
张述山x金晔
大荒中学,两位秃头代表,数学组山叔、物理组金爷。
##私设成山



---
山叔以前还不是叔,金爷以前也不是爷。

那时候他们被称为小张、小金。

两位年轻的理科老师刚进大荒中学教书就认识了。山叔比金爷到的稍微早那么一点点,因而私下里总是以前辈自居。

叔很执拗,要做的事就一定做完。
爷很和气,总是跟学生探讨人生。

大荒中学教书的老师大多是大荒大学的本科或、不,基本上都是硕士毕业。
但叔不是。

山叔说,他以前是个学渣。
鬼信,学渣能讲得这么好。

碰巧,金爷也不是大荒大学毕业的。不过爷是硕士学历,而叔只是一个光秃秃的本科文凭。

说到秃,金爷和山叔是大荒中学鼎鼎有名的秃头。

我刚来到大荒中学的时候,是金爷在负责我的学习。我报上了他的物理课,因而对他的印象比较深刻。

金爷说话轻声细语的,像古时宫里的娘娘一样。
金爷总是在眨眼睛,不知道是不是患上了持续性间接发作眼疼病。

金爷的秃和山叔的秃不一样。金爷是脑顶少了一圈,而他其余的头发在那一圈空白周围生长的很好。他的头就像被一个能吸走头发的小圆碗倒扣过一样。

再说说山叔吧。

我还没入校时就听学长学姐们说,大荒中学有个讲课很好的老师,叫山叔。
不过可惜的是,山叔前不久被调去石头山分校了。

高一第二学段刚开始不久,某一节数学课上,具体什么日子我记不清了。
是个和之前的老师不一样的男老师教的。他说,以后就由他来给我们上课。

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他是谁,只是那反着光的大秃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
后来,我上学校的教学网站去看,赫然发现我的数学老师变为了 张述山。
惊讶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。
一个很喜欢的学姐发了朋友圈,一个后脑勺头发全不见了的秃头的照片,配字是:数学组,你们的大秃头回来啦!

山叔讲课很有趣,我很喜欢他。甚至比我初中喜欢了三年的数学老师还要多那么一点点。

我有一次被金爷叫去约谈。那是第三学段的事情了。
金爷问我,感觉哪一科最满意。
我答,数学。
金爷说,数学是张老师教的么。
我说,是。
金爷说,他教的挺好。
我说,张老师讲课很有意思,我在他课上学到了很多。
金爷说,就是上课效率提高了。
我说,嗯。
金爷说,那你物理呢,没有想法么。
我:……

记得有一次,我和几个同学一起聊天,说起最喜欢的老师。
我说,我挺喜欢山叔的。
同学说,那金爷呢,你不爱他了么。
我说,爱。
同学说,不行,必须要一个最喜欢的。
我说,看在金爷带了我两年的份上……我选山叔。
同学:……你的良心不会痛么。
我说,金爷有山叔就够了,山叔会连带着我那份一起好好爱他的。
同学:……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。
那是我去拜访过他们家之后的事情了。



——— · ———
作为金爷的得意门生,有一次我去他家做客,偌大的房子里就他一个人。
令我感到奇怪的是,房间里的生活用品却是两人份,不过我也没怎么在意,可能师娘在外面玩吧。

我和金爷坐在沙发上聊了一会儿,正对着我的大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。

我吓坏了,以为是什么坏蛋趁着金爷一个人来恐吓威胁他。好巧不巧撞上了小爷,我如此想。脑内快速回想着学过的女子防身术第二十八招。想着待会儿给金爷露一手,来个英雄救秃。

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金爷就起身向大门走去。
“回来啦。”他接过了那人手里的塑料袋。

我有些近视眼,刚开始只觉得那人有些面熟。等他换了鞋,走到我面前才猛然惊起:这这这,这不是我高中的数学老师,张述山吗?!!

几年不见,山叔变得越发俊朗起来,身子骨还是一如既往地硬实。只是这头顶仅剩的几根毛,愈发飘摇起来,岌岌可危。
山叔可能是不记得我了,他用那一双炯炯有神,却依然没多大的小眼睛上下打量了我一番,转过头问金爷,“这谁啊?”

……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,吾师忘事伤透我的心。

“XX,你不记得了么。他数学还是你给教的。”万幸金爷还记得我,甚哉甚哉。
山叔又重新转过身来看了看我,一张老脸写满了不屑。
我:……

“张老师您好,我……”我非常礼貌的,用我自以为最能凸显尊敬的语气介绍了自己。
“喔。”山叔最后看了眼我,又看了眼金爷,又看了眼我。直到我被他看得有些发毛,他才不紧不慢向厨房溜达去。

“呵呵,他这人就这样,总爱忘这些事儿,别在意。”金爷安慰我道。
喔。我接受您的安慰。如果您能收回粘着张老师的视线看看我就更好了。



-tbc--or--Fin-
(大概会有后续的吧…大概x

评论
热度(1)
©醉飞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