醉飞吟

【高三弧一年】

虚构类写作。

非考据向/杂谈类文章禁止转载。

江面上的广阔空际。(4.74w

[黑瓶]Special Stupid


|| 老夫老夫
|| 人妻张出没注意


张起灵忙前忙后。
切菜,一双刀在他手中剁得飞快。他手上沾了水,是从菜叶上染的,冰冰凉凉。
他在厨房里飞转,开火烧水,热油下菜。洗净的番茄已经削了皮,堆成一堆挤在案板上,淌下一滩水。靠着案台角落安安静静放着三个鸡蛋,张起灵随手抓起一个,手劲儿控制地极好,一捏一掰,蛋黄混着清液滑进锅里,滋滋作响。

“要下雨了。”院子里的男人敞开上衣,露出一圈圈绷带,有的部分殷出了红色,刺眼的紧。
偏生那人是不知道怎样,手无目的地随意划拉着皮肤上刚结的痂,有些刺痒,他像是顾及着什么,好几次想抠下来,又硬生生忍住了。

黑瞎子正在自家院子里晒太阳,不,是霍秀秀家的。他还欠着房租,却依旧待的心安理得。哑巴张给他做饭,照顾他生活起居。哇,这待遇。

果然病号就是地位不一样啊。

“你不能去收一下吗?”锅铲的翻炒声压过了张起灵的声音,再传到外面院子里有些失了真。奈何黑瞎子拥有不同寻常的耳力。

“我又看不见。”他紧闭着眼,双脚交叠着搭在小凳上。象征性的墨镜也被摘下来放在一边,他语气平平,像在陈述一个事实。

之后他就再没有听见张起灵的回音,只剩下那人沉默地摆弄碗盘的声音,叮当作响。黑瞎子甚至都能在脑内想象出张起灵现在的动作。
对,听这声音,铁铲和铁锅相互摩擦,刺啦刺啦,发出的声音不算好听,不过勉强是个好消息,至少有道菜马上就能吃了。
还挺香。他没想到哑巴张竟然也会有这手艺,久违的食欲被勾起来。

他听着声响,张起灵关了火,放下盘子,把锅丢进水池,嗯,开了水龙头,水流有点小。

他感觉一阵气流从自己身前经过,没两秒,拴在葡萄藤下竹蓬里的绳子窸窸窣窣地响起来。
黑瞎子笑了笑。

“别忘了我的内裤。”

张起灵就要转身往回走了,脚步一顿,又折返回去绕到竹架另一边取下男人的内裤。

张起灵进到里屋,把衣服往沙发上一扔,立即反身去厨房关水龙头,他食指朝着挂在墙上的钢丝球轻巧一勾,拿到手里极其迅速的刷起锅来。

黑瞎子在院子里听得这声,像是听到了信号。他晃晃悠悠站起来,哼着小曲,凭记忆走到墙角,把折叠小桌拿出来展开放地上,又回去扯了两个小凳,一左一右自觉放在小桌旁边摆好,黑瞎子自己觅了一个坐下,手指在桌上敲敲打打出不规则的节奏。

张起灵一手盘子一手碗,连带两双筷子一齐拿到院子里。

“效率,真效率。不错,没白调教你。”黑瞎子闻着饭菜的香味,听着声拿了自己的碗筷,嘴上倒也不歇着。

“来。”黑瞎子刚要夹菜,想到了什么,又把筷子放下,冲着空气撅起了嘴。

张起灵无奈,把他的头转向自己,捧着他的脸浅浅印了一吻。



-Fin-
——— · ———
◎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orz 黑瞎子大概是没有失明的(。)

◎标题用梗[神话放送E27]Double S(侵改)

评论(8)
热度(33)
©醉飞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