醉飞吟

【高三弧一年】

虚构类写作。

非考据向/杂谈类文章禁止转载。

江面上的广阔空际。(4.74w

[黑瞎子x方士谦]奶我一口


|| 架空/方士谦医生设定


叮铃铃——
开在胡同口的小诊所迎来了今天的第十四位客人。

方士谦在办公桌后面写着什么,抬头一看,怔住了。

黑瞎子很有自觉地,把门口挂着的木牌翻了个面儿,露出工工整整的“暂不营业”四个大字。

方士谦目光扫过黑瞎子的衣服,布料大部分被血殷了,因是黑色的,看不大清楚。

方士谦拉下脸来,“你来干嘛?”

“找你啊。”黑瞎子理直气壮,嬉皮笑脸。

“找我干嘛?看不见门上挂的什么吗,今天暂不营业。”

“哟,真不好意思,我不识字。”黑瞎子轻车熟路的走进内室,靠在床边。他没敢直接躺下,身上都是血污,怕方士谦嫌脏。

方士谦全程黑着一张脸,看黑瞎子自己脱衣服,清洁伤口,然后把方士谦的手术托盘拿过来,用镊子……

“去去,我来!”方士谦实在看不下去,一把抢过黑瞎子手里的镊子,“哪儿?”

黑瞎子笑了笑,另一只手指了指大臂。

“我说,你早乖乖地这么干多好。”黑瞎子由着方士谦摆弄他的胳膊。

方士谦瞪了他一眼,又极小心的把碎玻璃碴子夹出来,放在托盘上,“这是寻仇啊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

“……该!”方士谦很凶。

“诶你……算了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。”

“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啊。”方士谦抽出一卷绷带。

“嗯。”黑瞎子举着胳膊等他。

“叫爸爸都没用啊。”方士谦给他胳膊上绕啊绕。

黑瞎子被逗笑了,“诶,妈妈。”

“………”方士谦一顿,黑瞎子感觉不太好,果然方士谦打结时使劲一勒。

“嘶……”

黑瞎子叫他,“谦儿,”

“干嘛?”方士谦语气不似先前那么严厉了,手里动作也放缓了一些。

“再奶我一口呗。”黑瞎子点了点嘴唇。



-Fin-

评论
热度(3)
©醉飞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