醉飞吟

【高三弧一年】

虚构类写作。

非考据向/杂谈类文章禁止转载。

江面上的广阔空际。(4.60w

[方士谦] 方袁士谦


 || 红楼梦原文改/甄贾宝玉系列

 

人物对照:

探春        刘小别

李纨        许斌

贾母        余老板

宝钗        高英杰

王夫人     林杰

史湘云     柳非

鸳鸯        邓复升

袭人        王杰希

平儿        李亦辉

麝月        袁柏清

贾宝玉     方士谦

 

 

---

刚说着,只见看门大爷进来说:“江南袁府里职业选手昨日到京,今日进馆比赛。此刻先遣人来送礼问好。”说着,便将礼单送上来。小别接了,看道是:“上好的咪咪虾条十二包,上好的牛肉干十二包,上好的话梅十二包,上好的矿泉水十二箱,上好的酸奶十二盒,各种口味乐事薯片四十包。”许斌也看过,便说道:“用上等鼠标赏他。”因又命人去回了余老板。余老板便命人叫许斌、小别、英杰等也都过来,将礼物看了。许斌收过,一边吩咐财务部人说:“等林杰回来看了再收。”余老板因说道:“袁家人不与别家相同,上等鼠标赏男人,只怕展眼又打发女人来问好,预备下签名。”一语未完,果然人回:“袁府四个主管来问好。”余老板听了,忙命人带进来。

 

那四个人都是四十往上的年纪,穿戴之物,皆比职业选手不甚差远。众人问好毕,余老板命拿了四把椅子来,他四人谢了坐,等着英杰等坐了,方都坐下。余老板便问:“多早晚进京的?”四人回说:“昨日进的京。今日队长带了选手进馆比赛去了,所以先叫我们来问好,问候选手们。”余老板笑问道:“这些年没进京,也不想到今年来。”四人也都笑回道:“正是,今年才进到联盟的。"余老板问道:“选手都来了?”四人回说:“老板和哥儿,两位经理并别位主管都没来,就只队长带了选手来了。”余老板道:“有场地没有?”四人道:“尚没有呢。”余老板笑道:“你们队长和副队长这两家,都和我们家甚好。”四人笑道:“正是。每年选手们有信回去,全亏府上照看。”余老板笑道:“什么照看,原是朋友,又是老亲,原应当的。你们副队长更好,更不自尊大,所以我们才走的亲密。”四人笑道:“这是老板过谦了。”

 

余老板又问:“你这哥儿也跟着你们老板?”四人回说:“也是跟着老板。”余老板道:“几岁了?”又问:“比赛不曾?”四人笑道:“今年二十岁,因实力很强,老板很疼。自幼淘气异常,天天打闹,经理主管也不敢十分管教。”余老板笑道:“也不成了我们家的了!你这哥儿叫什么名字?”四人笑道:“因老板说他温和有礼,他又有点谦儒雅士的样子,便叫作士谦。”余老板便向许斌等道:“偏也叫作个士谦。”许斌笑道:“从古至今,同时隔代重名的很多。”四人也笑道:“起了这小名儿之后,我们上下都疑惑,不知那个俱乐部也倒像有一个似的。只是这十来年没进京,都记不真了。”余老板笑道:“岂敢,就是我的选手。因叫:“人来!”众经理主管答应了一声,走近几步。余老板笑道:“训练室里把咱们的士谦叫了来,给这四位主管经理瞧瞧,比他们的士谦如何?”

 

众主管听了,忙去了,半刻带了士谦进来。四人一见,忙起身笑道:“唬了我们一跳。若是我们不进府来,倘若别处遇见,还只当我们的士谦后赶着也进了京呢。”一面说,一面都上来拉他的手,问长问短。士谦也笑问好。余老板笑道:“比你们的长的如何?”许斌等笑道:“四位主管才一说,可知是模样相仿了。”余老板笑道:“那有这样巧事?俱乐部孩子们再养的娇嫩,除了脸上有残疾眼睛极大的,大概看去都是一样的齐整。这也没有什么怪处。”四人笑道:“如今看来,模样是一样。据老太太说,淘气也一样。我们看来,这位哥儿性情却比我们的好些。”余老板忙问:“怎见得?”四人笑道:“方才我们拉哥儿的手说话便知道了。若是我们那一个,只说我们糊涂,慢说拉手,他的东西我们略动一动也不依。所亲近的人都是职业选手们。”

 

四人未说完,许斌兄弟等禁不住都笑出来。余老板也笑道:“我们这会子也打发人去见了你们士谦,若拉他的手,他也自然勉强忍耐着。可知你我这样俱乐部的孩子们,凭他们有什么刁钻古怪的毛病儿,见了外人,必是要还出正经礼数来的。若他不还正经礼数,也断不容他刁钻去了。就是队长溺爱的,也为他一则生的得人意儿,二则见人礼数竟比队长行出来的不错,使人见了可疼可爱,背地里所以才纵他一点子。若他一味只管没里没外,不给俱乐部争光,凭他生的怎样,也是该打死的。”

 

四人听了,都笑说;“老太太这话正是。虽然我们士谦淘气古怪,有时见了客,规矩礼数比队长还有趣。所以无人见了不爱,只说为什么还打他,殊不知他在队里无法无天,队长想不到的话偏会说,想不到的事他偏要行,所以经理主管恨的无法。就是任性,也是小孩子的常情,胡乱花费,这也是公子哥儿的常情,怕上学,也是小孩子的常情,都还治的过来。第一,天生下来这一种刁钻古怪的脾气,如何使得!”

 

一语未了,人回:“队长回来了。”林杰进来问过好。他四人问了好,大概说了两句。余老板便命歇歇去罢。林杰亲捧过茶,方退出。四人告辞了余老板,便往林杰处来。说了一会事务,打发他们回去,不必细说。这里余老板喜的逢人便告诉,也有一个士谦,都一般行景。众人都想着天下的俱乐部,同名者也很多,老板溺爱选手也是常情,不是什么罕事,故皆不介意。 独士谦是个迂阔呆公子的性情,自为是那四人承悦余老板之词。后至宿舍去看柳非病去,柳非说他:“你放心闹罢,先是‘单丝不成线,独树不成林’,如今有了个对子,闹急了,再打很了,你逃走到南京找那一个去。”士谦道:“那里的谎话你也信了,偏又有个士谦了?”柳非道:“怎么蓝雨有个郑轩,虚空又有个李轩呢?”士谦笑道:“这也罢了,偏又模样儿也一样,这是没有的事。”柳非道:“怎么粉丝看见叶秋,只当是叶修呢?”谦笑道:“叶秋叶修虽同貌,却不同名;郑与李虽同名,而不同貌;偏我和他就两样俱同不成?”柳非没了话答对,因笑道:“你只会胡搅,我也不和你分证。有也罢,没也罢,与我无干。”说着便睡下了。

 

士谦心中便又疑惑起来:若说必无,也似必有;若说必有,又并无目睹。心中闷闷,回至宿舍里床上默默盘算,不觉昏昏睡去,不觉竟到了一家俱乐部之内。士谦诧异道:“除了我们大微草,竟又有这一个俱乐部?”正疑惑间,从那边来了几个男人,都是职业选手。士谦又诧异道:“除了复升、杰希、亦辉之外,也竟还有这一干人?”只见那些选手笑道:“士谦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士谦只当是说他,自己忙来陪笑说道:“因我偶步到此,不知是那位老板的俱乐部,好哥哥们,带我逛逛。”众选手都笑道:“原来不是咱家的士谦。他生的倒也还干净,嘴儿也倒乖觉。”士谦听了,忙道:“哥哥们,这里也竟还有个士谦?”选手们忙道:“士谦二字,我们是奉老板、队长之命,为保佑他比赛常胜的。我叫他,他听见喜欢。你是那里远方来的小屁孩,也乱叫起他来。仔细你的臭肉,打不烂你的。”又一个选手笑道:“咱们快走罢,别叫士谦看见,又说同这小屁孩说了话,把咱熏臭了。”说着一径去了。

 

士谦纳闷道:“从来没有人如此涂毒我,他们如何竟这样?莫不真亦有我这样一个人不成?”一面想,一面顺步早到了一间房内。士谦又诧异道:“除了我房间,也竟还有这么一个屋子。”忽上了台矶,进入屋内,只见床上有一个人睡着,那边有几个职业选手打荣耀,也有嘻笑顽耍的。只见床上那个少年叹了一声,一个选手笑问道:“士谦,你不睡又叹什么?想必为你妹妹病了,你又胡愁乱恨呢。”士谦听说,心下也便吃惊。只见床上少年说道:“我听见老板说,B市微草也有个士谦,和我一样的性情,我只不信。我才作了一个梦,竟梦中到了微草一个训练室里头,遇见几个职业选手,都叫我小屁孩,不理我。好容易找到他房里,偏他睡觉,空有皮囊,真性不知往那里去了。”士谦听说,忙说道:“我因找士谦来到这里。原来你就是士谦?”床上的忙下来拉住:“原来你就是士谦?这可不是梦里了。”士谦道:“这如何是梦?真而又真了。”一语未了,只见人来说:“队长叫士谦。”唬得二人皆慌了。一个士谦就走,一个士谦便忙叫:“士谦快回来,士谦快回来!”

 

杰希在旁听他梦中自唤,忙推醒他,笑问道:“士谦在那里?”此时士谦虽醒,神意尚自恍惚,因向门外指说:“才出去了。”杰希笑道:“那是你梦迷了。你揉眼细瞧,是镜子里照的你影儿。”士谦向前瞧了一瞧,原是那嵌的大镜对面相照,自己也笑了。早有人拿了AD钙奶来,一口闷。柏清道:“怪道余老板常嘱咐说,小人屋里不可多有镜子。小人魂不全,有镜子照多了,睡觉惊恐作胡梦。如今倒在大镜子那里安了床。有时放下镜套还好;往前去,天热困倦,那里想的到放他,比如方才就忘了。自然是先躺下照着影儿玩来着,一时合上眼,自然是胡梦颠倒的;不然如何叫起自己的名字来呢?不如明儿挪进床来是正经。”一语未了,只见林杰遣人来叫士谦,不知有何话说。

 

 

 

-Fin-

评论
热度(2)
©醉飞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