醉飞吟

【高三弧一年】

虚构类写作。

非考据向/杂谈类文章禁止转载。

江面上的广阔空际。(4.60w

[叶修x你]许你一生


|| 私设青梅竹马/叶修B市人
|| 不带叶秋玩系列


---
你发现,好像是否住在同地也不是那么重要了。毕竟如果心意相通,哪怕相隔万水千山还是会走到一起。


---
你和叶修是邻居,从小就是。嗯,说的文艺点,青梅竹马。他大你三岁,小时候你总跟在他屁股后面跑,叶修叶秋傻傻分不清楚。


---
偶然间翻到叶修的笔记本,那里面密密麻麻的记录了好多与荣耀有关的东西,你看不大懂。却在拿起本子时发现有什么从里面掉出来了,那是一张照片,很久以前了。

B市有一年下过一场大雪,比以往来的都要晚一些。你生来爱雪,格外期盼下雪的日子。那年叶修正好十五岁,作为好友,他十分够意思的把出走计划告诉了你。你说不上是什么感受,心里堵堵的。不想让他走,可是却也知道,他从小有主见,你的想法不是他能改变自己的理由。

那天,你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带着手套敲响了叶修的房门——“起床了懒虫!快看外面下雪了!”你满眼惊喜,却没想清楚为什么得知下雪的第一瞬间要告诉叶修。算是给他消息不灵通的一点福利吧。你想,谁让我这么好心呢。

那张照片就是那时候拍下来的,叶修十分不情愿地被你拉去玩雪。他穿的臃肿像个胖子,立在街道旁看你滚雪球。你当时满心专注玩雪,忽视了一直站在你身后的那个人。从始至终,有道视线从未离开你身上。叶修看得那么专注,那么认真。



---
临近中考,你埋头学习。偶尔也会想,要是他还在呢?会不会一边笑你笨蛋一边还孜孜不倦地给你讲题?他或许会在你体育下课后跑到小卖部给你买一杯绿豆冰沙,又或许会先你一步插上吸管尝尝味道。

想到这儿,你突然贪恋起以前冬日上晚自习,他翘课去打游戏回来时给你带的那一杯热奶茶。你咽了咽口水。

讲台上老师又在说着孔子论语,你手支着头望向窗外。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啊,也不知道他在杭州过得好不好,会不会因为水土不服而生病?



---
联盟初期,你听叶修说他遇到了很多厉害的人物,但是都不如自己云云。你有些不屑,切,多大人了,还在这儿自吹自擂。后来啊,你看着刚刚成年的他意气风发。他跟你说,第一赛季的总冠军被他收入囊中。你虽不懂荣耀,却也知道一路过关斩将站到最终领奖台是多么的不易。

他见你迟迟不回,问你是不是被他的英姿迷倒了。你气急,这人怎么这么自恋啊?!你忙打字,活该你个蠢货,让你偷叶秋哥的身份证,这下不能站在领奖台上亲自领奖是不是很遗憾啊?你幸灾乐祸。

你看了荣耀报道,也知道他的厉害。不过最令你在意的还是他的身份问题。
看,叶秋哥,坏蛋也是要付出代价的。你跟叶秋如是说。



---
“你脑子不好使,万一被卖了都不知道,可能还帮着人数钱,”叶修先说了半句,顿了顿,看你脸色不太好,忙接道,“也就我能凑合凑合收了你。”一脸云淡风轻。

你本要发怒,听到这话愣了一下。你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望向叶修。

没等你反应过来,他伸手一捞,把你抱在怀里。你撞在他胸口,呆呆的甚至忘了回抱住他。他把头轻轻搭在你肩膀,感觉到你的微微颤抖,什么都没说,一下一下抚着你的背。
你攥紧了他衣角。

真是…你这样,犯规啊..!
你感受着叶修的温柔,他那么好。你吸了吸鼻子,埋头在他颈窝,抬手环在他腰上,抱的紧了紧。

“那你呢?”叶修看你平复了心情,开口问。

“什么?”你从他怀里退出来,抬头盯着他看。

“你的答复。”他直视你的眼睛。视线撞进你眼内。

“我?”你微微惊讶,以为自己表达的够明显了。什么嘛,连我什么意思都不清楚就表白?是真自信还是自恋?

“我……我也喜欢你!”你还是口嫌体正直说了真话。鬼知道如果说个不字会发生什么,叶修的脑回路是你能揣摩的吗?



---
B市的大雪如约而至,你独自待在宿舍。舍友都是南方人,很少看见大雪纷飞的日子。她们在校园里闲逛看雪,转而拍照发朋友圈,脱团狗还要给身在南方的恋人打通电话。你嗤之以鼻,下雪有什么了不起的。这么多年成长在B市,你早已习惯大雪的冬季,也没有小时候一觉醒来忽觉遍地银装的喜悦。

你突然记起,前几日天气预报里说H市将迎来百年难得一遇的大雪。虽然这话多半是假,十五的月亮也曾不止一次被说过是“百年难见的圆”。不过降温倒是绝对的,你想着叶修那副毫不在意的样子,摸出了手机,想要给他去条消息,提醒他天寒注意保暖。

信息还没发出去,就见屏幕上方跳出一个横幅提醒。

叶修:[图片][图片]

你点进去,发现是两张照片,一张雪景,一张叶修的自拍。

真丑,你看着他冻红的鼻子想。

“下雪了。”他随后发来。

你突然就理解了那句被多少人引用的表白神句,“今夜月色真美”。

你不读夏目漱石,以前也曾半开玩笑对好友说这话太虚,要告白还不如直接说“你真美我喜欢你”来的实际。可真正到了那个时候,或许是骨子里的那股含蓄劲儿还没完全消散尽,你又不大敢直言不讳。
这句话真正的奥义,不在于月色是否美不美,而是你的那种想把自己的喜悦一并分享给对方的心情。

我此时此刻在想什么,好希望你能知道。

就像那年大雪你跌跌撞撞敲响了叶修的房门,只为给他带去下雪的消息。就像今年大雪叶修一通电话撬开了你心上的锁,希望你能知道他在兴欣的生活。即使是回忆起来,也会觉得像是寒冷的冬天一杯捂手的热奶茶,炎热的夏天一串晶莹透亮的凉荔枝一样甜。

这种心情大概就是,

我想你了,好想好想。



---
叶修:媳妇儿,你今年多大了?

你翻了个白眼:我多大了你不知道?你这个男朋友当的不称职啊。

你本来还想再补上一条真实年龄的,没想到这个叶修,这个依仗自己手速快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叶修,真是越来越脸皮厚了。

叶修:不知道啊,我就记得去年你还是B来着

然后他飞快的撤回了……

一直没切屏的你当然是看见了,那一句没说出来的“25”一下如鲠在喉。你忙翻表情,找了一张【你撤回也没用我都看见了.jpg】,又发了几个[微笑]来表达你的愤怒。

哼,生气的你可不是好哄的。
要叶修……
要叶修一通电话才能好。

你这么想,同意了对方的“语音聊天请求”。

“说,你给我心灵造成了不小的伤害,要怎么赔偿?”

“把我自己赔给你?”叶修刻意压低的声线就这样通过电波传入你耳膜,引起你心脏一阵颤动。

你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本来想说些“不屑”之类的话怼回去,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出不了口。

那是叶修啊,你喜欢了那么多年的叶修。那么厉害的叶修,那么温柔的叶修。他现在说要把自己给你,你该有多高兴。

即使生气也不足以抑制住你嘴角的笑意,你跟他说,“好啊,不过要缔结条约哦。”

“就这么怕我跑了啊。”叶修也笑。

“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,万一你真跑了,到时候压榨你一番也是好的。”

“行,那我已经找好地方缔结条约了。”

你大吃一惊,“什么?哪里?”

“我看这地方去还要交钱啊,反正也不多,我就先帮你垫上了,你就考虑考虑怎么补偿我吧。”叶修没理你的问题,然后没等你说话就把电话挂了。

喂?喂!!混蛋叶修!!!你居然挂我电话!!!!

你愤怒的打字过去刷屏,看完雪刚回来的舍友看你跟个神经病一样一会儿笑的像傻子,一会儿脸皱的像个丑核桃。

叶修:停,别刷了。

不知道叶修是否真的有种魔力,你还真就停下刷屏了。

你静静的坐在床边等着他的“语音”,也不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说了这么久,那个“对方正在说话中”的提醒也迟迟不消失。

叶修:47"

你点开,顺便放大音量,把听筒拿到耳边,入耳便是包子和老魏吵闹的声音,你弯起嘴角,想象着叶修被兴欣众人打闹的场景。后来声音渐渐小了,你听到一阵极其清浅的呼吸声,以及叶修特有的磁性声音——

“媳妇儿,我们结婚吧。”



---
“起床了,童养媳小姐。”叶修一手撑着头,面朝向你半卧在床。他用手指轻轻戳了戳你的脸颊,你皱着眉闭着眼晃了晃脑袋表示抗议。

虽说是入冬了不假,可今天怎么这么冷啊。你缩了缩脖子往叶修怀里靠了靠,裹紧被子想要继续睡去。恍惚间听到某人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,他把被子给你掖好,又重新躺下抱着你。

“……”你咕哝了句什么。

“什么?”叶修把身子向你那边压了压。

“……我才不是什么童养媳。”这下他听的很清楚了。

“呵。”他笑。带上了丝不明的意味。

你把头埋进枕头里,期望叶修不要看见你的脸。你才不会因为他一个单音节词就脸红呢。

“需要我来提醒你吗?抓阄抓到‘叶修’的幸运儿?”叶修拨开你头发,张口咬在你颈上。

你吃痛反驳,“哪里幸运了?那只是张非常普通的、写了几个字的纸好吗?”三岁时你抓阄的趣事总会被家里人拿来调侃,尤其是你和叶修真的在一起了之后。

“哦?那堆纸上可只有两个写的是人名,”叶修把你搂的紧了紧,“而且你该感到庆幸抽到的是我,不是叶秋那家伙,不然……”

“不然?”你仰起头挑衅地看着他。

“不然,你就找不到这么好的老公了。”

“……”你下意识想怼,却被叶修突然的吻封了口。这个吻很轻很轻,只是在你唇上停留了一会儿,就移开了。

“还不起吗小懒虫,不想去看雪了?”



-Fin-

评论(6)
热度(81)
©醉飞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