醉飞吟

【高三弧一年】

虚构类写作。

非考据向/杂谈类文章禁止转载。

江面上的广阔空际。(4.74w

[黑瓶]总有一天


|| 普通人/bilibili游戏区up主设定

|| 部分关联>>>(森林冰火人

|| 私设如山



---

我遇见你。

我记得你。


“哈哈哈哈瞎子,搭讪可不是用这个法子啊。”

“这都多老套的方式了,你应该想个新鲜点儿的。”


“不,我是说真的,我见过你。”黑瞎子没理周围那群起哄的人。他盯着面前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,一口咬定他见过他。


那人仔细地看了看他的脸——他被墨镜挡住近一半的笑脸——其实也没什么可看的,垂下眼帘道,“抱歉,我不记得了。”


“………”黑瞎子突然有种微妙的挫败感,不过没关系。他可以慢慢地,一点一点地,让他想起来。




---

我们天生一对。


黑瞎子经常说的一句话。

比较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句“名言”,可是谁也不清楚他话里的另一个人是哪位。


黑瞎子在这个工作室有一段时间了。他是为数不多能够跟室长说上话的人。平时吊儿郎当的,跟大家关系都不错。但他一般不在工作室待着,谁也不知道他在哪。偶尔一些重要活动才能看见他的影子。能见到他的人委实不算太多。


黑瞎子自己几乎包揽了全部的活儿。自己玩游戏自己录视频,自己剪辑自己后期,自己包装自己。工作室只负责按照他的要求推荐相应的游戏,这给他省去了很多麻烦。


张起灵是国内顶尖大学地下工程专业毕业的高材生。他不止计算机很牛逼,玩游戏也是一把好手。操作极强,随随便便吊打别人十几条街。进来工作室是板上钉钉的事,只要他愿意。


黑瞎子在工作室有一间独立的屋子,用来录制视频。屋子很大,配置齐全。不过他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那间屋子也不见他用过几次,久而久之就荒废了。室长想把那间屋子批给张起灵,反正黑瞎子也是不用。


好巧不巧,大家正为这件事讨论得激烈的时候,黑瞎子来了,还带着自己的麦克风。


黑瞎子回来了。

他要跟张起灵抢地盘了。


这个堪称工作室爆炸性新闻的事件不过几分钟就传得人尽皆知。不过第二条说得不太准确。讨论还没结束,这间屋子的使用权还是归黑瞎子所有。看戏吃瓜群众都纷纷对新来的小哥表示了不同程度上的同情。诶,谁知道你怎么招惹黑瞎子了。要知道这可是几个月都不见人影的主。


有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,还要赌一把室长最后把屋子分给谁。毕竟那个新来的有能力,还长得帅。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,黑瞎子十分慷慨大方地表示,他不介意和张起灵共用一间屋子,反正屋子很大,他一个人用也是浪费。


于是名正言顺地,张起灵从黑瞎子的乖学弟变成了他的好同事。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好同事。




---

黑瞎子并未说谎。


他和张起灵是高中同学。可惜交集不多,一个国际部一个本部,一个学长一个学弟。


黑瞎子眼睛不好,常年戴着墨镜。因而球类运动不是很方便参与进去。他曾有幸目睹过张起灵打篮球的英姿。帅气的学弟在外线单打独斗,释放着撩人的雄性荷尔蒙。突破过人投掷进球,行云流水一气呵成。橘色的球在空中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空心入网,像一道光刺进了他的眼眸。


背后一堆小女生被俘获了芳心,她们高举着横幅大喊着他的名字。


哦,原来他就是张起灵。


比他小一级的风云人物张起灵。称他“风云人物”,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长得帅。


有能力的人不少,长得帅的却不很多。有能力又长得帅的简直就是珍稀动物。必须要保护起来啊!张起灵不需要保护。他那一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就是最好的保护伞。


按理来说,黑瞎子也算是长得帅那一栏里的。可惜大墨镜遮住了他小半张脸,显现不出帅气的面庞。再加上本人性情古怪,意味不明的笑容只会让人觉得他是神经病。


啊啦,无口面瘫有时候也会讨人喜欢的嘛。只要长得帅。


喂喂,长得帅没什么不好啊。而且人家也不止长得帅一条优点好吗。成绩好,体育强,游戏也玩的漂亮。这样的人上哪找去,你就别不服气啦。


同宿舍的,姑且算作是朋友的家伙总会给他来这么一句。朋友总以为是张起灵抢了他的风头,黑瞎子不忿。毕竟他各方面也都不比他差多少。


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黑瞎子表面上乐呵呵地笑着,在心底默默反驳。


我是真的觉得,他挺帅的。




---

如果高中时候张起灵稍微,稍微那么在意一点校园里的事情,大概是会知道黑瞎子的大名的,至少会有印象。


这个国际部的学长各方面也都十分优秀,处理事情的能力不比张起灵差半分。在别人眼里也是神一般的存在。


可惜张起灵实在太专注于自己的事情了。周围嘈嘈杂杂的声音无非就是几句爱慕恭维的话——谁知道是不是真心的,他掩耳不听为静。于是直到高中毕业,直到黑瞎子被德国某名校录取,张起灵的世界里都没有半分他的影子。


不过这回好了,他大可以好好地了解一下这位学长,这位同事。


“我们要不要试着合作一次?”黑瞎子惬意地靠在椅背上,看着对面沉默地剪着视频的男人。


“合作?”张起灵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
“对,你看我操作还不赖吧?”


“很好。”张起灵点了点头,他向来实事求是。


“那我们为什么不合作?”说是噱头也好,崇尚技术也好,我不介意。


对面那人呆了几秒,鼠标又重新点了起来。他没说话,黑瞎子也就静静地等。


黑瞎子这会儿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,还有若隐若无的呼吸交错,空气流动伴着张起灵鼠标极富节奏的点击。

时间静得让人发狂。


“可以。”黑瞎子终于等到了他想要的回答。他的嘴角不可抑制地勾起来,弯成了镰刀的弧度。




---

“你要走?”黑瞎子两手插兜倚在墙角,视线追着张起灵,看他收拾东西。


“嗯,”张起灵没停手上的工作,“这里不适合我。”


“那你还在这儿待了这么久。”黑瞎子笑了。


“久吗?”张起灵一愣,“……差不多有一年了吧。”


“嗯,”黑瞎子随手翻了翻桌上的日历,“十一个月零七天。”


“哦。”张起灵把自己的笔记本分类装箱。他很认真,对什么都是这样。玩个游戏还要记录下来。


“这样就走了?”黑瞎子歪着头看他,“不打算来个爱的抱抱?”


张起灵没理会黑瞎子张开的双臂。他提着行李走到门口,又停下来回头道,“谢谢。”


“好吧,”黑瞎子放任胳膊自然垂落,“后会有期。”


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拧开了,张起灵闪身出去的同时还不忘把它关好。他透过最后一条缝隙对黑瞎子道,“再见。”




---

“我倒是认识一个人。”解雨臣想到了很久以前,他和那人所在工作室的一次合作。


“哦?什么样的?”吴邪来了兴趣。


吴邪准备和王胖子张起灵一起录个游戏实况当作粉丝福利。可惜找到的三人游戏几乎全是4399,吴邪觉得这有辱他的智商。他需要再有一个人跟他们一起,玩相对高级一点的四人游戏。


吴邪第一时间想到了解雨臣,但是下一秒马上就否决了他。作为发小,他很清楚解雨臣玩游戏的水准。他大可以玩成大师级别,不过仅限于俄罗斯方块。


解雨臣没着急回答吴邪的问题,他先是看了眼张起灵。后者神色未变,平静地看了回去。




---

“这是游戏区的黑瞎子。”解雨臣对吴邪三个道。


“这是音乐区的天真无邪,本名就叫吴邪。”他对黑瞎子介绍着。


“这是游戏区的王胖子。这个……”解雨臣指了指张起灵,“我想你应该是熟悉的。”


“嗯,好久不见了。”黑瞎子看着张起灵,冲他点头示意。


“这次就别再说什么不记得我之类的鬼话了,”黑瞎子往前走几步,伸出右手,从左到右依次和三个人都礼貌地握了握,“合作愉快。”


早就知道对方的基本来历,这个介绍不过走个形式而已。黑瞎子的性格让他和大部分人都玩的很开,又都是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,不一会儿几人就打成一片。黑瞎子很对他们胃口,是合作的不二人选。


感谢解雨臣,让自己又见到了张起灵。他好像变了那么一丁点儿。黑瞎子心不在焉地咬着吸管想。




---

「哇音le区巨巨和游戏区仨大佬一起实况了,我们无邪是要进军游戏区了吗。」

「本来还以为是黑爷先去音乐区,毕竟是唱过《青椒炒饭歌》的男人2333」

………………


bilibili论坛闲聊灌水区某个帖子正如火如荼地讨论着。四个人的首次合作很快就引发了一波强有力的关注。


“看起来反响不错嘛,比咱们那时候强多了。”黑瞎子上下滚动鼠标浏览着帖子,扭头对身后的张起灵说。


“嗯,吴邪很有名。”


“是是,托了他的福。”


张起灵走到沙发边坐下,电视开着,荧光一闪一闪。他随意切换了几个台,看了眼墙上的挂钟,又瞥了眼黑瞎子,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


“嗨嗨,我这才刚来就赶我走啊?”黑瞎子十分不情愿地回望张起灵。


“已经很晚了。”张起灵盯着钟表一针一针扫过的痕迹。


“那你还不收留我?这么晚回去会出事儿的好吧。我听说你家这边治安情况不是很好,我眼睛又不好,”黑瞎子指了指自己的大墨镜,“万一出点什么事儿我怎么跟粉丝交代?”


“………”张起灵不是很清楚黑瞎子的身手,静了一会儿,妥协了,“你睡哪?”


“当然睡床了,”黑瞎子理直气壮,“你好意思让客人睡沙发吗?”


“………”张起灵沉默的时间久了点。


“我说,你这小沙发也不够你睡的吧?要不这样,”黑瞎子走到沙发边,挨着张起灵坐下。他手撑着下巴歪头看着他,“咱俩睡一张床得了,反正都是男人。怕啥。”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
“你起来,”黑瞎子看张起灵一直不说话,对他道。


张起灵不明所以,乖乖站起。

黑瞎子顺势躺在沙发上,脚翘得很高,身子歪着,沙发才刚刚好容纳下他的身体。


“你看看,这儿随便翻个身就得掉下去,”黑瞎子身体力行,为张起灵演示起来,“你也没比我矮多少吧,睡沙发肯定不行。”


“………”张起灵没再看他,径直往自己房间走。突然他脚步顿了顿,半侧过身,“睡相好看一点。”




---

后来不记得是谁先表了白,稀里糊涂就在一起了。


黑瞎子对外界总是这么说。

但实际上,他记得很清楚。


从工作室出来,黑瞎子可没有张起灵的好运气。他没遇到像吴邪胖子这样为他着想的朋友。反正独来独往惯了,他不在乎。


黑瞎子依旧窝在自己那个公寓里,打打游戏,录录视频,和以前没什么两样。日子过得单调乏味,好在他早已习惯,会给自己找乐子。


黑瞎子创了个小号,专门用来视奸张起灵的动态。偶尔还在bilibili上给他充点儿电。黑瞎子颇为自豪地看见,张起灵某一期视频后头的“充电鸣谢”里有自己小号的名字,然后截图保存。


这够炫耀八辈子的,他想。




---

“我说哑巴,你看这地方怎么样,咱俩合租的话,房租一人一半也不算太贵。离市中心不远,一应设施齐全,还有一间书房,可以录视频用。”黑瞎子卖力地给张起灵介绍着。


黑瞎子已经在张起灵家借住一个星期了。起因是他借住第二天被张起灵赶走下楼时崴了脚,黑瞎子表现得楚楚可怜,张起灵本不想接着管他,耐不过黑瞎子的脸皮实在太厚。


“我说,”黑瞎子十分自然地把手搭上张起灵的肩膀,“你下月租房合同该到期了吧。”


“………”张起灵不想再去探究黑瞎子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情。


这个第二天就把自己所有的内裤全都翻出来摆在床上,还一本正经地评头论足,仿佛在进行什么胖次选美大赛的人,很难想到他还有什么事情不会做。


张起灵现在只想给那张鼻尖离自己不到一寸的欠揍的脸来上一拳。


这是胁迫,他想。


但是张起灵不得不承认,在合同到期之前,他需要找到一个稳定的住处。

至于室友,他无所谓的。




---

“哑巴,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?”黑瞎子踢踏着拖鞋走进张起灵的房间。


张起灵才刚睡醒,不明所以,看了他一眼,“还好。”


黑瞎子在张起灵身边床上坐下,抬手轻轻碰了碰张起灵翘起的一撮头发。


“那,”黑瞎子往张起灵那边歪了歪身子,“咱俩试试呗。”


“试什么?”


“你说试什么?”黑瞎子欺身靠过去,把张起灵重新压倒在床上。




---

张起灵正在直播,忽听得房门被人敲了三下。


黑瞎子见里面没人应答,说了声“我进来了啊。”


张起灵手一顿,又没事人一样继续操作起来。


“给你放这儿了啊。”黑瞎子把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放在桌子上,眼尖地瞅到飘过去的一堆弹幕,“哟,直播呢。”


「我是谁我在哪??刚刚那个是黑爷吧?!是黑爷吧?!!」

「前面等等等我,这嗓音这语气,是黑爷无疑了。」

「啊啊啊我要死了,黑爷和小哥住在一起吗?!!」

「哇哇黑瓶党头顶青天,这是要官方盖章的节奏吗。」


“呦呵,还挺热闹。”黑瞎子弯腰凑在张起灵脸边上,看着飞快刷过的一排排弹幕。


张起灵趁着游戏进入下一关的间隙扭头看了眼黑瞎子,眼里警示意味十足。


“好好,我走了,记得趁热喝。”黑瞎子指了指放在桌上的杯子。


黑瞎子出了房间关好门,他背靠在门上,沉默了一会儿,又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。


黑瞎子越想张起灵的那个表情越觉得好笑。

之前张起灵转头的时候嘴唇就要触到黑瞎子的脸,可他碍于正在直播不好发作,只能用那种看起来很愤怒的眼神施以警告。


不过这对黑瞎子来说全无用处,他只会觉得张起灵更加可爱。




---

张起灵可能永远都不会想到,他高中参加过那么多次篮球比赛。有一场,也只有那么一场。他坐在休息区的板凳上,微微仰起头喘着气,接过队友递来的矿泉水。汗水顺着他的头发,滑过他的脸颊一直向下。滴落到队服上,晕染开一圈又一圈。他在考虑下半场怎么进攻防守配合队友,而他多年之后同床共枕的爱人正坐在离他不远的看台上,盯着他因喝水而上下滚动的喉结。


黑瞎子突然想起他生命中开始和张起灵有了交集的那一天。他不知道自己那天发什么疯,在工作室那条街上晃荡了很久很久。他心里很烦躁,可是又有种感觉,他不能离开,好像离开了就会有多大的损失似的。


事实证明,人的直觉有时候真的非常管用。


“诶你说,我要是那天没去工作室,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。”黑瞎子两只手撑在桌子上,微微俯下腰,盯着电脑后面的张起灵。


“该见到总会见到的。”张起灵抬头看了他一眼,又继续剪起了视频。


村上春树认为,迷失的人迷失了,相逢的人会再相逢。就像那片森林,你去与不去,它就在那里,并且会一直在那里。




-Fin-

——— · ———

◎对游戏这方面不是很了解,不知道三人游戏有没有高技术含量的orz 百度出来的几乎都是4399 7k7k _(:3⌒゙)_ 就当它没有好了。(对不起...)

评论
热度(42)
©醉飞吟 | Powered by LOFTER